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
 

国之珍宝、举世瞩目

 

线装《四库全书》了却200年的梦 

 
海峡都市报  2005-01-18 10:52 


    《四库全书》恢宏亮相
    作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线装本图书出版工程,在历时4年之后,限量300套的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全部印制完成。18日,一套完整的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将在福建省图书馆向社会公开展示。值得注意的是这套《四库全书》是福建鹭江出版社出版发行的。
    清朝乾隆年间钦定《四库全书》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手抄本丛书,共收录图书3461种、79309卷,分为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,每部36000余册,7.7亿字,动用3800多人抄写,历时14年完成,堪称中国古代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巨大文化工程。《四库全书》共抄写七部,经战乱,仅文渊阁本、文津阁本、文溯阁本传世至今。自清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,第一部文渊阁本《四库全书》抄写完毕至今,已有200多年。
    这套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是继《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》(线装本)之后,中国线装图书出版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。有“中国线装书第一人”之称的曲延钧介绍,参与此书论证、编目、制作、校勘的专家学者和专业技术人员近百位,共用手工宣纸近15万刀。“相当于把每张纸平铺在地面上总长度达到27000公里,相当于从北京至海南岛直线距离的10倍”。
    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为大8开,全书共1184册,分装148函,8组书柜即可装下,定价为39万元。曲延钧透露,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的销售将根据地区定额发售,300套中有100套用于国内发行,100套用于国外发行,另有100套用于其他特殊用途,如赠送国家图书馆、故宫、拍卖等。7部特藏拍卖本由北京故宫博物院全程监制,签发特制收藏证书,并手工钤印清乾隆朝故宫文渊阁专用玺印“文渊阁宝”和乾隆皇帝专用御玺“乾隆御赏”。
    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策划时为什么想要做《四库全书》如此大部头的一套书?
    曲延钧(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出版工作委员会执行副主任以下简称“曲”):2000年,国图馆馆长任继愈老先生说起《四库全书》的事,他说《四库》产生以来,就没有真正在民间流传过,原版的毁于战乱,现在的都不算完全,仅有的三部半,都属于文物,被束之高阁,一直未能弘扬与传播开。台湾出了洋装本,但《四库》最好的载体形式应该是属于中华传统文化的线装版,这是200多年几代文人的夙愿。随后,任老带着我进入装存《四库全书》的藏书之处。他说,如果我们这代人不出的话,今后就不可能再出了,“你是真正的线装本专家,以后手工工艺、原材料都可能不存在了,即使有投资也没有用了。”这句话打动了我。
    记:为什么线装本是最好的载体?为什么这一代人不出,以后就不可能再出了?
    曲:线装书是传统手工制造,最能够体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内涵,工艺细致;宣纸寿千年,用宣纸与洋装书相比,能够保存得更久远。如果我们现在不出,后人可能真出不了了。线装本的原材料龙须草只在河南、湖北、山西交界处的丹江口水库周围才有,而该地现在已经被重新规划。另外,专门做手抄纸的槽户也越来越少。现在槽户集中在浙江富阳,而且越来越少,现在多是四五十岁的人才懂这门传统工艺,年轻人基本上已不学了,慢慢地就将失传。
    记:这次出版的书与原书有什么区别呢?
    曲:区别在于开本的形式有变化,原书是16开的,2003年9月我找到季羡林,他一听便欣然同意出任该书学术委员会主任,他建议把大16开本改为大8开本。
    此外,还增加了《四库》的学术价值。原来书只有总目,现在的除了保留总目,每一册还有分册的目录,又排有全书的索引,使全书的使用性学术性更加增强。现有的《四库》,不论是文渊阁本、文津阁本、文溯阁本以及号称补全了的文澜阁本,都或多或少存在残缺,这一版集合了各个版本,进行了补遗补缺,是最全的一个版本。在这方面的工作近百名学者花了近三年的时间,补齐、编目、编排等等,工作量非常巨大。
    记:能不能透露一下出版300套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总共花费多少?
    杨迅文(线装本《四库全书》出版工作委员会执行副主任、鹭江出版社社长以下简称“杨”):具体资金还不便透露。但既然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线装本图书出版工程,资金投资肯定也是最大的。不可能只是1000万元或2000万元就可以完成的。
    记:鹭江社才走过20年,也并不算是个大社,它为何能够接下这样大的一项工程?
    杨:我们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,以前的文人学者对《四库》那样的向往,那样的顶礼膜拜,几次想要重出,都未能实现。现在能够在我们手上完成,我们觉得很欣慰,觉得我们真正为传统文化的传承做了一些事。
    记:是不是线装本套数越多,利润也会更大?为什么限量发行300套,今后市场如有需求,会不会再增加印刷套数?
    杨:300套是根据原材料的数量、生产能力、市场能力等多个因素确定的。现在300套已经确定100套在国内销售,100套在国外销售,另有100套用作特殊用途,如送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、拍卖等。今后即使有需求,也不可能再增加了。因为原材料、手工工艺等都限制了再生产。今后即使想制作,也不可能了。
    记:对整部巨著而言,这个价格并不高,但单单从数字上看390000还是具有一定挑战性的,会不会担心市场并没有事先想象中的火爆?
    杨:不会。对市场充满信心。现在就不断地接到求购电话。在之前深圳文博会上《四库全书》第一次亮相,分给深圳的四套书就全部售出,我们发行是按区域编号发行,目的是使这套书在全国范围内尽可能均匀分布,便于收藏和利用。今后不是考虑销路的问题,而是考虑如何规范发行。这次在福州主要是一次汇报展出,因为这套《四库》是鹭江社出版的,对传承传统文化尽了我们的力,那是一种荣誉感与使命感。
    记:在福州的展出计划是怎样的?
    杨:在福建的9部《四库》编号是从115至123,福州作为全国巡展第一站,从1月18日起至28日,市民就可以在省图书馆一层的展览厅看到这套编号为118号的《四库全书》。之后,在春节后在厦门鹭江社20周年庆典上还将展出这部巨著。